盐味奶糖

杂食,不撕,peace

因为比起接受,他习惯了先给予。
对于接受来说更加敏感的神经,是要把自己的爱支付出去。

【农坤】玫瑰陷阱(中)

为什么呢。明明他也是弟弟

吃完糯米饭再说话:




玫瑰陷阱(中)

文/吃完糯米饭再说话




2018年初,蔡徐坤收了很多弟弟。

看上去很聪明其实很傻的范丞丞,自以为很精明其实很幼稚的Justin,一直以来都很乖的钱正昊,会莫名其妙很娇羞的左叶,还有。

蔡徐坤前脚从全时迈出来,陈立农后脚消失在宿舍的大门口。

陈立农很少做发型,顶着个柔顺的锅盖头,乱了就随手抓抓,看上去呆呆傻傻的,笑起来还蛮可爱。照网上的说法,就是带着一股少年感,简简单单,多纯粹。蔡徐坤想如果自己有弟弟的话,千万别像范丞丞他们一样皮,得像陈立农,安安静静的,自立的,坚强的。

很久以前蔡徐坤也是个可以撒娇可以被宠爱的弟弟,即使他在团里不是最小的,哥哥们也愿意顺着他。那时候蜗居在很小的套间里,有好多零食可以吃,外卖盒摊在桌上没人收,绕满饰品的圣诞树一直从十二月呆到一月底,哥哥们早上来叫他起床,阳光晒进蓝色的小窗。

太遥远了。

那样的生活再也不会有了。

他曾经填过的词,编过的舞,拼命练习的歌,都不能再有他的名字。

蔡徐坤的目标很清晰,因为他连这么拥挤的小套间都回不去了,还能到哪里去。

蔡徐坤很喜欢陈立农唱的《女孩》,是那个晚上印象最深的歌,粉色的紧张的少年,磁性的嗓音。他看见陈立农笑,心情就会变得很好。

陈立农是一个蛮喜欢发呆的男孩子。总是一个人练着练着,就站在一边不动了,他又没有戴帽子的习惯,就一张傻脸停顿在镜子里面。让蔡徐坤很想笑。

蔡徐坤会默默关注陈立农,虽然他们很少说话。

但招呼还是会打的,远远的,挥一挥手,点点头什么的。

节目组有只大白狗叫花花,脖子上绑着个摄像机,各个寝室逃窜,某天陈立农带着花花进来时,蔡徐坤刚睡下没多久,迷迷糊糊被吵醒了,掀开衣服帘子看那一人一狗。

花花跑来舔他的手。

又被陈立农拽开了,陈立农抽了张纸蹲下来仔细地擦他手指上花花的口水。

蔡徐坤实在困得不行,到胳膊被塞回被子里也没有回应,心里想着下次吧,下次再好好地陪花花玩,和陈立农问声好。

可是花花又不是想去哪里就去哪里。蔡徐坤总是不在花花的攻击范围里。

节目播出前廊坊里的气氛好得不得了,这么多欢声笑语的训练室,意气风发的少年们,每天都要进一车货的全时,一个月不到的相处时间,蔡徐坤可以七七八八记得所有人的名字,可能是他认脸记名字能力的巅峰了。

周锐在身高这块特别敏感,经常会说哪几个男孩子又长高了,衣服又小了,蔡徐坤可没他那个闲心。能长个儿的也就几个零零后吧,拉拉筋跳跳舞本来就对身体发育很有好处的。可是看到陈立农穿着西装在舞台上跳《大艺术家》的时候,还是被他的身材比例吓到了。

“他可以去当男模了吧。”周锐说。

那还不行,蔡徐坤摇头,谁叫陈立农长了一张卡通宠物的脸。

公布好小组对决名次后,不知怎么陈立农就坐到了蔡徐坤旁边,还是不说话,一直低头抠手指,抠裤子,偶尔跟着笑一笑。蔡徐坤突然想到其他弟弟都叫他哥哥,唯独陈立农没有,但转念一想陈立农似乎没怎么叫过他,他喜欢自我介绍,见了谁都说“我叫农农”。

陈立农是表现得最不像弟弟的一个弟弟,很少有人把陈立农当弟弟,不会手把手教他跳舞,不会把好吃的留给他,他没得到过额外的宠爱。

这是为什么?

蔡徐坤想不通。

去长沙录快乐大本营时,陈立农跟在蔡徐坤的身后,有些怯怯的,蔡徐坤想转头对他说不要紧张,可是两边太拥挤太嘈杂,他怕他说不清楚,他又听不明白。

所幸在蔡徐坤看得见的地方,陈立农一直笑得很开心。

第一期节目播出后的24小时网投结果,蔡徐坤第二,陈立农第一。大厂里气氛慢慢降下来,蔡徐坤听到周锐带来的四面八方的消息,仿佛可以听见有些努力的男孩子在默默地哭泣。

“农农真好。”周锐这么说。

是啊农农真好,还陪他喝了酒。

因为节目效果,第一二名是很难同框出现的,可是陈立农还是找到了他,推开门,带着光,在那个黑夜蜷缩在角落里的,无助、脆弱又迷茫的蔡徐坤。

他们就在摄像机捕捉不到的冰冷的地方,依偎在一起,喝着激烈的白兰地,听着彼此的呼吸与心跳。

陈立农说了好多没营养的话,从身高到体重,从巧克力到咖啡牛奶,还有台湾的阴雨天气,最后还一直在抱怨,为什么不给他喝他的酒。

到后来蔡徐坤有点迷糊,也许是困了,也许是累了,也许是醉了。

有一只手在拨弄他的头发。

“你在看什么?”有人在他耳边说。

“……我不知道。”

“好看吗?”

“……不好看。”

“不想看的话,就别看了。”

蔡徐坤应了声,闭上眼睛。

陈立农从书包里掏出口罩给他戴上,把他的衣服拢好,拉链拉到头,帽子遮下来,然后把人抱扶起来。

“回去了。”陈立农说。

回去哪里。

“来,我带你。”

蔡徐坤跟着他,晃晃悠悠的,一步一步走着。

那天以后,那些充满攻击性的言辞,恶意的讽刺,无端的猜忌,难看的照片,他再也不看了。

蔡徐坤的手褪了层皮后总算好了,寝室里欢天喜地的,终于可以吃香喝辣开荤了。蔡徐坤的床遮得很严实,没人敢坐他的床,他自己洗完澡前也不碰床。最乖的弟弟钱正昊,经常在半夜陪他吃自热火锅,各种口味的泡面,蔡徐坤嘴巴刁得很,要吃就吃最好最香的,又很能吃,好几次把处于艰难减肥期的周锐气得半夜去外面跑圈。

小日子过得很充实,第三期播出后网络上对他态度与实力的评价转向一边倒的认同,蔡徐坤一夜间被无数人说了我爱你,上微博爆炸到闪退,他每天都幸福得像活在梦里,只是偶尔还是会想起从前的自己,他很想和陈立农道谢,想感谢这个温暖内敛的弟弟,感谢那晚的陪伴。

只是陈立农再没和他说过话。

廊坊气温骤降,大厂里好多人得了风寒,练习生们被劝告减少互窜寝室的频率,集结了时间做了一次大扫除。蔡徐坤下楼倒垃圾时,碰到了戴口罩回来的面色十分难看的陈立农。

“农农,”蔡徐坤叫住他。

“你还好吗?”

陈立农眯着眼笑了笑,又摇了摇头。

蔡徐坤想靠近一点,陈立农指指口罩,躲开了。

“注意身体,多喝热水。”蔡徐坤嘱咐说。

陈立农用力地点头。

蔡徐坤想揉揉他的锅盖头,可还是放下了手。

因为有更多其他闹腾的招人怜爱的弟弟,所以分不出一分心思在这个让人放心的最懂事的弟弟身上。

这不是理由。

陈立农遭受网络暴力的一段时间,节目组没有没收他的手机。蔡徐坤有时候还挺埋怨节目组的,为什么叫人来上节目,又不把人保护好,要他去承受本不是他的年龄应该承受的东西。

蔡徐坤有好几次想推开陈立农寝室的门,想去看看他好不好,安慰他,可是他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身份,优胜者?哥哥?朋友?还是就随便找个理由,伤寒好了吗?最近睡得好吗?吃得饱吗?为什么所有人都以为,第一名和第二名必须要水火不容呢。

不应该这样的。不应该有这么多顾虑的。从什么时候开始,陈立农变成了这样一个特殊的存在。

蔡徐坤看到的陈立农,一点也不好。瘦了,眼圈重了,少了许多精气神,眉头总是皱着,笑容也消失了。蔡徐坤轻轻合上寝室的门,拉了条椅子坐到装睡的陈立农床边。一眼就能看出是装睡了,眼皮抖得这么明显,像在哭一样。

“我是坤坤,”蔡徐坤说。

“我没带麦,这里没别人。”

陈立农睁开眼睛,眼眶通红。

“没事,没事的。”蔡徐坤揉揉他的刘海。

“我想谢谢你,农农。别担心,不喜欢的东西,别去听,别去看,别去管,会好起来的。”

“为什么不说话?”

蔡徐坤从兜里掏出一包纸巾。

陈立农的眼泪滴到枕头上,可他的声音还是很平稳,就像他唱女孩的时候。

为什么不说话?

“我怕说出口,
字字句句都是喜欢你。”

那些年推过的文,写过的评(5)——《天堂也在生长》,请永远记得那群活在黄金时代的少年

白日梦姐妹花:

我真情实感地推荐所有读《天堂也在生长》的女孩儿读读这个
至少写这段文评的人见证了故事的开头中间和结尾。而且这一次她真的很明白我。
爱她。
P.S.我觉得《子期》的文评并不能就这么算了


南淮期:



  半夜三更激情码评, @白日梦姐妹花 答应你的,来收~




  




  长得俊cp同人《天堂也在生长》链接:




  http://bairimengjiemeihua.lofter.com/post/1f586a84_12aa213c








============================================








  之前和芽芽 @白日梦姐妹花 说闲下来后要为《子期与玫瑰》好好地码个评,毕竟这篇打动我的地方很多,从同人的角度,无论文笔和故事都尤显完美,一个风雨飘摇的年代,一部浸润了血与火的战争罗曼蒂克史,这些都让文里的林彦俊和尤长靖美好得像吟游诗人口中传唱的浪漫童话,我喜欢这种在理想与现实残酷冲突下诞生绵延的感情,犹如平静海水底部流淌的暗火岩浆,激烈碰撞迸发的那一刻简直让人目眩神迷。




  当然,这些都是《子期与玫瑰》的事情了,计划赶不上变化,在我还在跟这文里的长得俊两人较劲时,芽芽倒是先完成了我眼下提及的这篇《灿烂平息》后记——《天堂也在生长》,半夜三更地贴出来,明显不想让人有个好好的养生睡眠,所以说有时候熬夜修仙,真的非我之过啊。




  愉快地把昨晚三点才睡的锅甩了之后,还是回归正题,因为《子期与玫瑰》我曾在长得俊超话做过简短推荐,从而与芽芽有了一些简单的探讨和交流,她跟我说自己写不了长得俊的现实向,因为真的代入现实去假设未来,以这俩的性格只能走向BE。这里她对甜尤的理解与我十分接近,理性高于感性的现实主义者,不愿进行计划外的冒险,这样永远清醒的人,在他意识到两人感情已经开始失控时,就会开始着手掐断了,不是不爱,而是明确的知道只有如此才是对彼此最负责的决定。




  或许是对无法进行现实向创作的耿耿于怀,上周芽芽忽然兴奋戳我说她想到一个逻辑能疏通的现实向题材了,是的,就是现在呈现出来的传记形式,多年以后,灿烂平息,所有的言不由衷无疾而终都有了合理展现在人前的理由与渠道,我听说以后也很嗨皮,这种题材在真人向同人里很少使用,一半是因为写手行文水平不足,另一半是由于情感把控的偏差,可一旦写好,就注定了深刻。




  我是在昨晚午夜之后看到这篇后记全文的,在这之前刚刚看了一则有关现代养老的社会新闻,由于想起了过世的外公与爷爷奶奶,已经克制不住地哭了一场,再看见了这一篇,反而哭不出来了,心里钝钝的痛堵得难受,一时间想到了很多东西,在这我尽量将当时的感想与触动还原。




  首先《天堂也在生长》采用的是传记体裁,经由无关后来人(传记作者Hypatia)视角诉说的过去和现在,她并没有直接见过廊坊少年们最好的年华,而是从影像资料与已近暮年的当事人口中得知了那个偶像的黄金时代,仅说感情线,或者说爱情的部分,所占据的篇幅不多,也比较隐晦,但就我个人体会,更打动我的是一些爱情之外的东西,比如至死不变的执着,又比如直面往昔的坦然。




  爱情线能看出来的有三条,其中长得俊与皇权富贵算是比较直白的,而且这两段感情在某种方面可以说是殊途同归,最好的时候遇到最好的人,却因现实理性止步在了恋人关系之前,却又都放不彻底,情愿用一生的自我折磨来怀念;比较隐晦的是小芙那一段,以他对上海大房子的执念描述,我倾向于有关系的是杰芙,而与前面两段无疾而终的感情对比,我觉得杰芙这条线是有过真正意义上开始的,然而结局却不尽人意,在爱情里面,最认真最执着的那个人,其实是陆小芙。




  这篇里面有很多埋藏的伏笔,比如身为团饭的笔者母亲多年前曾是个一线站姐;再比如一直未曾正式出场的林彦俊最终还是接受了笔者访问、并提供了大量珍贵的图片资料;以及新闻里那对在香格里拉举行婚礼的同性艺人,都暗喻了廊坊少年他们的时代已然落幕,同样时光荏苒,也开启了另一个更加美好的未来,他们早生了几十年,于是遗憾永远成为了遗憾。




  以上这些点适合读者自己从文中找寻,不吝于寻宝一样的快乐,每发现一点都能品味半晌,我就不多提了,主要还是说说彻底打动我的几个地方,一个是时间的苛刻,另一个是历史的残酷。




  注意到时间催逼的急迫,是在文中福西西墓碑出现之时,然后我就隐隐预见到了后文尤长靖的离世,忽然情绪就崩溃了,这儿可能要说一段我亲身经历的故事。




  就在前两年,我家的老人相继故去,先是爷爷心衰入院,几度病危急救与死神擦肩而过,他在早几年的时候就将一切准备好了,包括人生小传和墓志铭,锁在柜子里不让人看,唯一不放心的只有我奶奶而已,用他的话说奶奶一向体弱多病,自己照顾了一辈子,最后这一程却要丢下她一个人了,他不放心,可是谁都没想到,奶奶却因为急性心梗发作,最后倒是走在了他的前面,他得知消息的时候沉默了很久,然后把我们赶出病房一个人哭了,平静下来之后,他说也好,这样就不会让她难受了。




  戏剧性的是当奶奶去世后,也就做五七那天,爷爷也随之离开,那一个多月里,他花了大量的时间躺病床上给我讲年轻时候的人、年轻时候的事,我能感受到他急迫的心理,这些东西他想留存下来,如果再不找个人诉说,就要同他一起消失在这个世界不留痕迹,他是不甘心的,因为这些记忆里有他最好的年华和最忘不了的人,动乱的时代未言开始就已经结束,依然成为了心口的一点朱砂痣,却几乎一生都未曾提及,而对陪伴他大半辈子的奶奶,爷爷是真的做到了生死相随,那个时候我就想,自己大概看到了爱情最美好的模样。




  其实我是真的想听陆小芙的故事,因为我曾亲眼见过这样一个人,守着一座小城的老宅惦记了另一个人一辈子,错过之后竟再未说出口,也曾结婚生子,也有儿孙满堂,却始终不肯离开那几间儿时的旧屋,最后在睡梦中安然离世,从生到死所有过去,都连同记忆一起埋葬在了这座老宅里,这种执着,落在他人眼中或许痴傻,可对本人来说,却甘之如饴。




  芽芽说文中出现的人都在相互影响,他们互相对照又互相映射,在笔者与尤长靖的相处中,不知为何我想到了张纯如女士,不知道的我建议百度了解一下,她的伟大之处应该被所有人尊敬铭记。写传记需要扒开历史,设身处地去体会另一些人的人生,无论荣光还是苦难,切身感受他人的幸福、他人的伤痛,所有的真实都维系在手中的那根笔上,这种责任感足以将人精神压垮摧毁,张纯如女士是最直接的受害者,可牺牲并非无谓,她笔下揭露的真相值得世界弯腰致敬。




  历史永远是残酷的,寥寥几笔就是一个朝代、一场战争以及成千上万人的生死,无论多么灿烂的时代,辉煌背后又藏匿了多少未曾述诸于人前的故事,有些随着时间流逝重见天日,而更多的却彻底掩埋在记忆里,因为见证历史的当事人离世再无人知晓,后来人永远不会知道还存在过怎样的一段真实。




  在这篇文里,时间冲淡了太多的纷争与阻隔,在漫长岁月尽头还能想起的那个人,足以慰藉因为死神降临而到来的恐惧,尤长靖回忆里的人和事,像一朵花一片云,太温柔太美好,就像文里说的不后悔和快乐是两回事,有些人注定了不能天长地久,唯一能做的决定就是放手,不会快乐,可是也不会后悔。我觉得对文中的尤长靖来说,有遗憾,但并不过分,因为他曾经拥有过那段相互支持的岁月,最好的少年林彦俊永远都存在于他的记忆里,没有人能拿走。




  芽芽跟我说她特别喜欢里面的这段话,我也很喜欢,是说曾经的那群廊坊少年,也是说这些少年之间那些心照不宣或者从未言说的感情:




  “我觉得是这样,你很多年都不关注他,可能只是偶然看到他的名字时,会忍不住多看两眼——但在人生的重大时刻,你不知道为什么,头脑空空,唯独想起他。” 




  这让我想到《我永远记得》里的一段歌词,并且我也就偷个懒以此作为这篇文评的结尾——请永远记得廊坊那群鲜活的少年人,现实残忍,尽量别让我们曾经的感动与泪水被恶意抹杀,从记忆里溜走。








  多年之后,闭上眼了还剩下些什么




  只记得,生命中有你这一刻。






写是会写,不会再放出来了,专心养儿子去了。

不要理网上那些东西……好不好?你特别棒,你们都特别棒

——好。

就很好哭啊😭😭😭



直到今天我同学还在跟我讲nn的那些莫须有的黑料,我只能堵住耳朵不听了。
闭上眼睛,堵上耳朵,你的好只有我们知道。
好像第一次追星就追得很理智,大概是因为喜欢的人很理智很清醒,所以我也没有感到迷茫。
只要相信你,继续喜欢你,就有无限勇气。

所謂的喜歡,大概就是讓你哭完就笑,笑完還是不管不顧去追著的人了。

願你走出半生,歸來仍是少年。
超級農農,更美的路在前面,希望你做好準備,因為我們會一路相隨。

我看過沙漠下暴雨♭
看過大海親吻鯊魚♪
看過黃昏追逐黎明♮
沒看過你 ♬

能夠大大方方說“我很喜歡甜的”“我很喜歡巧克力和草莓牛奶”的男孩子太可愛了。對於自己喜歡的東西,就應該坦率又真誠啊。

聽說愛吃糖的孩子心裡很苦,那麼愛笑的你,會不會也老是藏起來偷偷哭?